我的2013——一名计算机教师的高开低走

  2013年,是我工作20年以来最跌宕起伏的一年。这一年,高开低走。多年来企盼的条件和事情突然来临,而这一切去得更加突然,一些想法得到验证的同时,也初次领会了单位中的一把手政治。在挫折面前,更加坚定了作为一个在教育基层的深度体验者的定位。这些不顺将是今生最宝贵的财富。


充实的上半年

  在领导的支持下,在学院新加盖的房间中,申请到了两间房,取名为“学业指导工作室”。这是一个在学校编制之外的“伪机构”,实则就是给了我义务投入指导学生的阵地。对学生的指导,辅导员们结合不了专业,专业教师们要么没有空闲和兴趣,要么看不到在现行困境下学生的前行路径。更有很多老师,能讲好课,查觉不了学生不学、学不会的问题所在。我成了“坐班人员”,没课时就在那儿,想编程的学生知道了那么一个地方,有不少人成了常客。在CSDN社区这个虚拟空间中做的事,身边的学生也能受益了。不少学生也知道了,不管学习还是生活中有问题,学院里有个老师在那里能倾听,出些主意。我在工作室的大多数时间做着自己的事,有时帮学生解答点程序中的问题,有时个别聊天,谈谈学习和大学的事。

  几位大三的同学,我将他们称为助理,负责我不在时的开关门及学习秩序。我们有个共同的心愿,将学业工作室营造成一个改善学习风气的阵地,营造成不同年级的学生之间交流的场所。在这里,低年级的学生学习有问题,身边就有老师或高年级的同学可以答疑。在这里,没有公共机房中“管理人员”的喝斥,有的是专注的学习,低声的交流。我们将房间里所有电脑的开机画面和屏保设置成了有校训及教育名言的图片,从开机就的影响同学,这里是学习的地方。自由借阅、自觉还回的流动书架也建立起来了,张树粹老师将每年出版社给她的样书慷慨地赠给我作为流动书架启动的第一批书,毕业生和学院的其他老师把闲置不用但还有价值的书也捐出来,让学生共享。我从淘宝上买了一组相框,制作了照片墙,蔡元培、胡适、陶行知教育着我和学生,高德纳、丹尼斯·里奇指引着我们的专业学习;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格作为有技术背景的商业成功人士的代表,传达着他们的人才观念;本土的求伯君让我们对民族软件产业有更深的期望;没有信心的女生驻足墙前,发现了我们的祖师奶奶。

  相关链接:学业指导工作室热忱为同学们的学习服务

照片墙

 

学业指导工作室一角:学生在学习,角落里是初创期尚未摆满的流动书架


  另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是,ACM竞赛相关活动正式开始。我不在意其他的竞赛,其他老师热情投入,学院里也匹配了奖励,但我始终没有靠得太前。利用开源的HUSTOJ搭建起了Online Judge系统,但能着手做的也只是服务自己的教学。ACM竞赛是体现计算类专业学生专业核心能力的第一赛事,我一直想为推动ACM竞赛做些工作,却因其难度,以及在组织中太多的事务而一直没有着手去做。正在这时,有几位敬业的同事,周世平、卢云宏、封玮老师率先行动了,我加入了进来。我提出,参加竞赛的目标中,应该有学生的普遍提高,除了有“高水平参赛队”的训练,还要有“群众性体育活动”的组织。自然,我沉下来做更为基础的事情。我们的合作非常好,各施所能,各施所长。我结合之前带CSDN俱乐部的基础,主要精力用于组建ACM协会,促进利用学生的力量解决学生学习中的问题,为严重缺乏助教,为缺乏个体关怀的教学,探索出路。

  就在协会筹办的过程中,ACM竞赛和活动的宣传、ACM预备队的定期活动、高年级学生对低年级学生的指导、同年级学生之间的助学活动,各种想做的事情已经在开始了。同学们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学业指导工作室也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协会日常工作的基地。利用“民间”力量,营造良好学习氛围,争取更多学习机会的工作有序推进。再后来,有了历史性的烟台大学ACM竞赛,第一届属于自己的校赛,水平不高,但这是我看重的比赛,面向所有学生的扎根基层的专业能力竞赛。我和参赛的学生,以及为此服务的ACM协会的同学、老师,我们共同享受了比赛。

  学院申请成功了卓越工程师计划,从真正实施开始,由于原先的负责老师另有工作安排,学院让我负责执行中一些事情,原本不想再当班主任却又承担起了一个更为责任重大的工作。一腔的新计划搁浅在发现从四个班中选拔出来的卓越班对新班没有认同感。吸取之前将过多精力投入到了提不起来的学生身上的教训,着重营造新班级的认同,着重带着班级整体前行,却最后栽在了几个状态下滑的学生身上,我找他们的谈话没有改变他们多门课程挂科的结局,这成了后面事件中的一个把柄。

  教学工作中的尝试,围绕着“让大一的同学会编程”的目标,带领学生发博文交作业的模式渐渐成熟,2012级的学生一年下来,人均1W行代码量的目标基本达到。但是,这是人均,我仍是不能将个别的同学带起来。这几年,我更加地学会了宽松,但我不知道这是否也是以理解为对“不放弃”的放弃。随着实践体系的成型,下一步将可以着手更完善的资源建设了。再一个纠结是,离开了我提供的条件,我的学生升到大二后发博文的少了,有的是编了程序不发,有些是不编程了。这不对,我带他们的模式,应该是能通过一年的实践将编程和发博文形成习惯的。

  相关链接:贺利坚的课程教学链接,里面有我教学c++程序设计的所有资源链接,包括我的学生的博客地址。

  除了日常的教学,以及教学中的常有的求新求变,上半年投入了几乎所有的其他时间写作《逆袭大学——传给IT学子的正能量》。这本即将出版的书,是我这几年开始从学生的角度深刻体会学生在成长中面临的问题,通过“IT学子成长指导”专栏的积累之后的结晶。在接受约稿之时想着将近几年的博文整理揉合一下就差不多了,但实际是,这只限于话题的罗列,着手之后发现原有博文作为相互没有关系的短文的局限,而自己又陷入了当老师养成的凡事都想用一种“严密”的体系串起来的圈子。有时写不下去,有时却收不住,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凌晨两三点起来写作了(我不能熬夜但能早起)。初稿完成是55万字,自己删到了35万字,待到定稿,已经是30万左右了。

  相关链接:《逆袭大学》进展及最终目录  《逆袭大学》废弃的自序 《逆袭大学》修改稿提交   

 

丰富的假期

  大学老师有假期是个令人羡慕的事,然而近几年的假期却很少能休闲下来。今年的假期尤其紧张。

  出了两次长差。

  一次是带队卓越班参加了为期两周的专业认识实习。从方案确定到实施,领导都交给我负责。一行50人,安全第一,责任不小,学院以前还没有过这样的出行。学生忙于实习,我则在东软提供的办公区域中改写我的书稿。和学生住在同一栋楼里,每天在同一个餐厅中吃饭,这是从教20年第一次。我们过得都非常充实,我带着自己的学生到市里玩,而不像其他老师,只是帮着实习承担方把学生管住不能出去。

  相关链接:大连东软实习纪行

  之后就是令人难忘的计算机课程改革导教班之行。九天完全封闭的学习、讨论,可以满脑袋全是教学的问题,每说出一个观点,周围一大帮子人会产生共鸣,与你一起想一个问题。七十余名教学一线的教师和领导,能在一起封闭十多天,本身就表明对改变我们教育教学中的存在问题的欲望。平时给学生传递正能量,在导教班里,我给同行们传递正能量。我放开了一些束缚,但这并不是每个老师都能做到的,强迫他们要做到也是不可以的。但是,我给大家传递的信息是,可以这样做。我将自己作为普通教师探索的三大方向——让大一学生学会编程、解决缺少助教的问题,以及关注学生的大学观和学习方法的有关工作介绍给大家作为启发。我的工作受到了大家的肯定,这是我继续做下去的动力。我给李晓明老师汇报和我的工作和我写的书,他爽快地答应了为书写序的请求。

  相关链接:短训学习录系列博文链接


陈老师课间也不得休息,为我们答疑


  假期的遗憾是没有能回家看老父。他的院子中,有两间偏房塌了。凡事都DIY的老父亲手盖起了那个院子,他老了,现在指望和他一起盖房子的儿子给他拆掉偏房。找别人干不行,他固执地觉得这事就得我干,甚至和人说,我放假了闲着也不给他干活。从小受了那么多的苦,我现在也还能干体力活,但我确实不应该那样干了。刚开学第一周,是母亲三周年的祭日,我的课还没有开,我回去多住了两天,亲手拆掉了那两间房,给父亲做了解释。也就那两天,睡了刚刚重修没有干透的土炕,凉着了腰,干到第二天感觉腰都直不起来了,拖着腰痛回到了烟台。

 

身心疲惫的后半年

  原以为腰痛是干体力活累的,休息几天后发现不是这样,拔火罐拔出了两个鸡蛋大的血泡方才舒服。治腰痛改为了等待腰上的伤口愈合。

  腰上的伤在愈合,工作上的伤口却在一再地扩大。原先干的风风火火的事做不下去了。经过多年经过积累定型的个性工作模式,被迫收敛。原因是,领导换了,天也就变了。

  缘起于放假前新任命的院长商量想让我当系主任。一则我早就坚定了在普通老师岗位上干下去的决心,不想在心想事往往不成的行政岗位上浪费时间。更重要的是,我要挑头做组织层面的事,得看直接领导是谁。

  十二年前,我拒绝了升副处的诱惑,十年前,有我想做事的岗位,受邀担任科长职务,而七年前,辞职回到教学一线,作为普通教师,做某些校长推动做都做不起来的工作。承担学校层面的教学管理工作经历,让我对一名教师在教学岗位上的工作空间和使命有了特殊的理解,是否再担任行政职务,需要视我感兴趣的工作是否有土壤而定。由于性格上的不愿意改变,我培育不了我需要的土壤,而做另外一些事情的土壤不需要谁来提供,所以我是有选择权的。

  然而,我认定了我做系主任工作的土壤是没有的。冲着新领导就职演讲的思路,冲着我曾反对过的施加在学生身上的“一票否决制”,冲着我为保护学生而立下军令状保全他们的电脑失败的经历,我思考之后还是决定不给新任内阁增加不和谐因素为好。给我鸡毛我就当令箭,总想领导所想之外的事,追求教育本原而不是各种“率”,系主任不可以,普通老师可以。我以马云所言辞职员工的善良,提出了请令觅更合适人选的意见,自然理由一二三。天于是就变了。或者说这种变是迟早的事,只是我没有让自己有机会更深入而已,这是件值得庆幸的事。面对着新官上任,将先前的积累一把火烧光完全重建的做法,不问原先教学中各种方案究竟有何考虑而一味用“匪夷所思”之类的词汇加以批驳,在公共场合贩卖着十年以前我们讨论过的观点而自以为找到了本质。没有必要列举了,不是写此文,我就要将这些忘掉了,这也必须忘掉。我认可新领导想将学院办得更好的工作热情,然而,我只能是一次次地被惊呆了。

  我交出了卓越班的管理任务。我的工作得不到认可无所谓,很多年,我额外做的事太多了,但我受不了指责。更严重的是,以前能为这个班学生争取来的机会,如果仍由我负责这项工作,这些机会将不再。由于要严格管理,我课外组织学生社团活动的条件已经受限,我的学业指导工作室,也成了前任领导滥用职权的案例,开学之初即令交出。我伤心的是,在通报这件事情时,收回的那间房子,被说成是几个学生打游戏的地方。我庆幸有不少想法,已经经过了初步的试验,种子播下了,不少老师也知道,未来几年等人些人醒过来时就会再摸着石头过河。到时候,要知道,我的石头是长脚的,主动送上让人再摸吧。该自我检讨的地方,深刻检讨和反思,但,不该改变的,我必坚持。

  我想到过离开,但还是选择了就地潜伏,因为别的地方也会换领导的。况且,一扇窗户的堵上,开启的是另一扇门。我庆幸这几年在给IT学子义务咨询中教育好了自己,在现在这样一个开放的时代,我给国家的教育事业做贡献,给学校的教育事业做贡献,工作的空间,不是谁能限得住。领导有任期,而我对教育的追求,却是终生的。只是,我需要调整,在调整期,我不能满意自己整个下半年的工作效率。这个下半年,是我作为一名决心在基层作深度体验的教师,最为宝贵的体验。传给IT学子正能量的著作已经交稿,此生当中,我还会写一本传给教师和家长正能量的书的,这是自我正能量积累的重要部分。面对日渐复杂的局面,我认同物极必反,我坚信共同的努力和觉醒,我依然相信教育的力量,这是一切力量失效之后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

  我作为一名高校老师是不合格的。为了我所盯着的事情,我没有按指标行事,我得不到待遇事小,我没有交出学校需要我交出的刚性数字,专业水平方面的持续提高也是隐患。然而,我做不到双线作战,我满脑子转的事情,只有学生和他们的成长,半夜起来写些东西,绝对不是和科研相关的。我的职业生涯已经过半,时不我待,就个人兴趣和能力而言,我找到了我能做好且最有价值的事。这样的事,也是同侪们所不擅长以及指挥棒暂时还到不了的,我决心全力以赴,做一个先行者。

  Follow my heart! 2014,继续前行。


   PS: 本文最后一部分会让读者感到压抑,尤其是亲历某些事件的学生。这些事我之前从未写成文字,没有和学生谈,甚至和同事之间的口头交流都很有限,我不希望因我而不和谐。这一段经历我终究要有文字记录的,写一写也有助于我的平静。这是工作二十年的我,第一次念起了政治这个词。然而,事情没有绝对的对错,我更愿意若干年后发现,我错了。新领导工作热情很高,我们的目标一致,只是观点有分歧,思路各不同,做法有差异。我从我的角度感到不平,但他也还在为这位一直在努力工作却从他角度认为不走正道的下属而恼火着呢。在学校里有着其他单位不可比拟的宽松,这是“兼容并包”的遗风犹存。尽管作为话语权处弱势的一方,我也认为既然学校将重任交给他,他的压力更大,我的反叛也不能再扩大。于我,还是再找准位置,首先要完成好本职工作中基本的要求,再追求额外的贡献。

  特别对我的学生说几句:无论外部条件如何,作为学生把握好手边的条件为第一选择。老路老走法,新路新走法,成才成长的路不止一条。我的反思和调整过程中,将更多地发现自己的不足,发现和现任可以融合的地方,在新条件下再最大程度地争取新空间。作为自认为受伤的我是这样的态度,作为学生,用“不顶不抗”、“引手使手”两句拳诀作为建议。这是我们在基层争取更大作为应有的选择。



==================== 迂者 贺利坚 CSDN博客专栏=================

|==  IT学子成长指导专栏  专栏文章分类目录(不定期更新)    ==|

|== C++ 课堂在线专栏   贺利坚课程教学链接(分课程年级)   ==|

======== 为IT菜鸟起飞铺跑道,和学生一起享受快乐和激情的大学 =======


发布了2342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4692 · 访问量 852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