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父小记

从2000年开始,我将父母从农村带出来一起生活,再后来,由山西到了山东。母亲的离世,给父亲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改变。他执意要留在家乡。几经适应,生活模式基本确定为,取暖季住在太原的姐姐家,而不需要在室内取暖了,他就一人生活在农村老家,姐姐和哥哥能够经常回去探望。
  父亲已经年近8旬,身体尚好,只是腿脚不再利索。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每年两个假期,都能够保证陪老父住一段时间。今年是落实暑假计划的第一年,随着明年儿子参加高考,这件事情将更有保证。
  原计划将看望老父放在开学前,不过还是尽可能早回去了。听姐说,当老父亲知道我要晚些回去时,是有些失望的。今年,在表哥的帮助下,院子中的南房翻盖了,刚刚装修完,他急着让我看到他的“成果”。老小孩,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是不一样的。以后如果可以,一放假第一件事情就看他,料来是最好的方案。
  由于自小在家就是干家务的主力,在老父的心目中,不便于指挥别人干的事,理所当然地要我做。他想将院子的旧房子的门窗全油漆一遍,大家并不认为这件事有什么价值,而他就是图个亮堂。实际上,翻盖南房一事,已经有争议了:在村子里,是没有人会为80的老人盖房的。花了两天半的时间,我将正房和西房的门窗彻底地做了清洁,刷了油漆,还把纱窗也全都换了。院子中的土墙,我也给刷上白灰,整个院子换了新颜。老父美滋滋地说我超额完成了任务,不过也坦言,这是“驴粪蛋外面光”。我这次探家,全部时间都在干活。其他零活包括:买了热水器,老父洗澡的条件改善了;找人修理了电视,老父又能看29寸的电视了;将正房漏雨的的房顶盖上了石棉瓦,不必怕秋天的连阴雨了。
  恰好哥哥的儿子,我唯一的侄子小毓,高考后被天津理工大学录取,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选择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是否受我影响,不好说。哥说,得让《逆袭大学——传给IT学子正能量》的作者影响一下准IT大学生。于是,侄子和我回到了老家,有了近年来最长一段时间的接触。我给他讲大学里的一些事,主要是有哪些阴沟不能去。我送给他两本简单的C语言教材(一本是小学生坐在马桶上可以看的《啊哈C》),指导他在程序设计上开个头。侄子学程序设计还算有感觉,他一边看书,一边调试代码。我也抽晚上不能干活时给他“上课”,就有关知识点做些引导和演示,他的接受情况很好。不错的开始。IT学子进入大学,在程序设计入门方面算是一个坎,若之前有点感觉,至少对编程环境熟悉了,起步会顺利得多。
  由烟台往返太原,一路都是K字头的火车。所谓快车,已经真正地成为了慢车。这次乘车,换乘时发现多续一段就可以坐到交城。这是家乡开通火车后我第一次用上了这一段铁路。过了清徐,我将座位让给了一位无座的大姐,告诉她我快到了。我热切地看着窗外,终于坐在火车上,看见的我出生和长大的村子,我告诉大姐,这就是我家的村子,那是一脸的自豪。
  我实际上是喜欢坐慢车的。坐这样的车,给了我静心阅读的机会,当年上博士期间,就是利用多次往返北京的时间,看了不少书的。这次带的是《南渡北归》(共三部)之第一部“南渡”。民国时期中国高等教育辉煌期的大师们,一一展示在我的眼前。这部书“披阅史料还原被蓄意扭曲的历史真相,世笔如椽再现被匆忙遗忘的沧桑辉煌”,大师们的天才和努力,率真和个性,激励着我去做真我,为我所发现的工作空间去努力工作。在抗战期的艰苦岁月中,大师们仍然能够对中国的殚心竭虑,我辈如何能够借口所谓的“大环境”不思进取呢?

  冬日里少有的其他安排,所以,寒假陪老父过年的事,基本有保证,能够实现在传统节日的团圆。然而,暑假期间,有各种的交流会需要我参加,身处旅游城市烟台,也会接待一些老友前来,暑假还是做一些其他事情的好时候。只是,今后,暑期陪老父生活的时间还要加长。再回去,当不再有太多家务去做。到那时,上了大学的儿子全由他自己安排,妻回娘家陪她的娘去,我则守着我的老父。我可以安静地守在院子中,为老父洗衣做饭,尔后就是安静的读书、写作,那也一定是分外享受的事。




================= 迂者 贺利坚 CSDN博客专栏=================
|== IT学子成长指导专栏 专栏文章的分类目录(不定期更新) ==|
|== C++ 课堂在线专栏  贺利坚课程教学链接(分课程年级) ==|
|== 我写的书——《逆袭大学——传给IT学子的正能量》    ==|
===== 为IT菜鸟起飞铺跑道,和学生一起享受快乐和激情的大学 =====




发布了2342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4692 · 访问量 852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