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考试之后

  监考很闲。监考自己教出来的学生,心情也很复杂。
  在有些学生们想象中,期末考试期间的老师就是捕快加屠夫,最喜欢干的事,莫不过是挥舞着钩子,见人就挂。
  实际上,很告诉大家,期末的老师都是人格分裂患者。
  一方面,真心想让学生过关,甚至嘴上喊得凶,却主动会把门槛放得很低。学生过不了,后面一堆事。
  另一方面,各种检查都在,担惊受怕。再得,自己受了几十年的教育,课程中知识的对错了然。学生该知道的不知道,师之愧在纠缠。学生答错的,偏在那个“让他过”的声音怂恿下,偏离标准去放水,不亚于上街偷包。想想书上说过,大学是追求的真理的地方,真想去精神病院安静一些日子。
  越是热爱学生的老师,越是望学生成材的老师,人格分裂的程度越严重。而是平时对学生不严格要求的老师,反倒是能够心气平和一些。
  只可叹,学渣们卷面空空,自己心里清楚怎么回事,却也要对老师有些看法。学霸们一出考场,就大声嚷嚷:“老师这个题好变态!……”拜托,就设点槛,其实也是范围之内。你以为全班有一半人打了100分是正常的吗?
  监考中,我不时去看排行榜(我的课程上机考,排行榜动态刷新)。
  猜着有人会以为我最关心学霸们在榜首上你追我赶。而实际上,我更关心谁还在后面的深水区,我是否能捞他上来。其中不乏良言苦口谈过话,信誓旦旦要赶上,考前突击过几天就认为自己已经很努力了的同学。一方面,不希望他们挂科,另一方面,知道“放水”让一些人通过了,这放了的水,也便将他淹没了。
  看着榜单上面上学期挂过科的一些同学,利用寒假补过课,这学期大变样,知道万事并没有绝对好坏。
  眼见得人家3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有些人120分钟都没有动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产生的?去年的今天,不都在疯玩吗?再过3年,年薪1W的和月薪1W的,都将在他们中间产生。
  反思自己近一年来,探索和实施翻转课堂投入了精力,优先带着班级整体前行。一直以来的“雪中送炭”落实少了。尽管给状态不好的学生关心,但没有帮他们有太多起色。事实上,有时候我有些绝望,助人者不是决定性的,得到帮助的人都是自助者。
  眼见的几个困难户,没有准备用于参考的一页纸。不知他们的复习是如何进展的,以及我不愿控制的他们的平时学习。不准备那一页纸,态度首先有问题。或许他压根准备不出来,问题更大了。大学是会很快过去的,应该急吧?
  一个新的问题越来越明晰:大学生的生活、学习状态,与其所在的小团体密切相关。一踏就是一片,一好也是一群。两学期的团队建设,让运转良好的团队成员受够了益,而另一些团队,始终不见起色。这可以是我的工作重心到大二学生身上时,可以费点心思的地方。
  未来的人生,并不是薪水能够概括,也并非是现在的学霸,就一定是最终的成功者。每个人,都能是自定标准的成功者。但,一些同学是要拿出积极的大学,在专业和通识的学习上,要给自己一个底线。
  我在反思这几年越来越少给学生强制,而有了更多等待的耐心。想想,我还是要等待,以及陪伴。
  有同学QQ上发来了暑假要翻身的誓言,老贺给出继续陪伴的承诺。是的,我们还在一起。
  一年很快,陪伴这批孩子的时限已到。由于工作需要,我为“解决大一学生会编程”的探索也告一段落。有同学提出对这个半大老头的依恋,我只想说,我们的路,都朝向前方。
  前方有别样的风景,你眼中的是你的,我眼中的是我的。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各自己讲述自己眼中的风景。
  一路向前。

发布了2339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4624 · 访问量 844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