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勿再用“过了再说”安慰自己

(一)写给学生
  
  期末到了。
  “过了再说”这几个字,又在我的耳边开始响起。和我这样说的同学,我看到了他表面上“车到山前”的聪颖机智,有些“投机取巧”的招牌已然金光铮亮,但内心的最深处,无疑全都是一片悲凉。
  教育和学习中,是要追求自我解放的。我们向往的这种自由当中,求真求实是基础,真正学有所成,来不得半点虚假。
  在我日常的教学工作中,经常看到同学们有这样一种现象:由于各种原因,某件事情事到临头了,再也躲不过了,自我安慰地抛出一句:“先交差再说。”比如,到该交作业了,根本没有做,先交上再说,于是,一抄了之;要考试了,平时没有好好学,先过了再说。如何过?不择手段,甚至铤而走险了。发生这样问题的根源,正是将学习完全交给了外部的指标,而全无内在的标准了。而事实上,就我的观察,所谓的“再说”,在大多情况下,是没有“再说”。于是问题就会越积越多,甚至无法自拔。
  学习的成果,唯有靠学习过程来决定。金钱买不来,别的东西换不来。给自己定下一个求真、求实的底线,把该做的都做到了。这才是真正的自我解放。
  距离考试实际还有点时日,给自己一个机会,不以“过了再说”为目标,力求真过,努力一把。考试的成绩达到取得毕业证的要求了,自己学业的成色,也的确要自己明了。若在之前有过了还没有说清楚的,暑假定个计划,该做的,不要指望以后再还。

(二)写给纠结的老师我自己

  不再相信学生的“过了再说”,所以有了我“先不过”为好的坦然。我欣喜一部分同学,他为因为老师的铁面,猛然惊醒,从此健康成长。但依然有一部分的同学,只抓着“过”字,就是“不说”点什么。
  近日看到一个段子。
  学生苦苦猜测:“老师会考点什么?”学生备考难,但还是有办法猜的。
  但也有学生得意:“老师更难,他不知道我会点什么!”
  戳到我的心尖尖上了。
  交实底,我现在已经进入到“放水”大军中了,每到期末出卷,总是纠结。试卷标准有规定,有底线,起码,教学大纲中的内容要覆盖全,试题拿出来给人看,还要像回事。为了放水,我苦思冥想的就是:“这个学生会吗?”
  其实,会不会,与这个东东难不难无关,只与学生学不学有关。
  于是,试题中透出的,到处都有老师的聪明才智的体现。但伤心总是难免的:不能再简单的,你就是空着;前面阅读题中给出的材料,就是后面论述题的提示,学识没有我认了,这点智商没有,过了又怎样;至于就在题目中极尽可能的提示,你不看,或者你看不出,老师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然而,到试卷改出来,看成绩的分布,却也真想哭。正常的,成绩分布呈正态分布,七八十分居多,九十多分的少,六十多分、不及格的,也不会多,漂亮的马鞍形。可我的分布,倒马鞍:认真一点的轻易高分,而有一批,绝对低分。
  空中飘来“过了再说”。事实是,这样的考试,过了什么也不是,不择手段过了却再不说点什么,更不是什么了。

(三)结语
  不再信奉考试的我,极尽可能地与落实同学们平时的学,不择手段;不再信奉考试的我,逮着机会能不考试就不考试。
  所幸,这也是教学改革中大家认可的:过程性考核。
  苦了从小就考出来的孩子们,没有了考试,不知往哪走了。但老师在给你一束火把,学会用实践的方式,找自己的路。
  用学,让自己过。有学,考试能过,不考试也能过。
  做学习的主人,不做考试的奴隶。

发布了2342 篇原创文章 · 获赞 4692 · 访问量 852万+
展开阅读全文

没有更多推荐了,返回首页

©️2019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 CSDN官方博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扫一扫,手机浏览